• <tr id='THrrWn'><strong id='THrrWn'></strong><small id='THrrWn'></small><button id='THrrWn'></button><li id='THrrWn'><noscript id='THrrWn'><big id='THrrWn'></big><dt id='THrrW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HrrWn'><option id='THrrWn'><table id='THrrWn'><blockquote id='THrrWn'><tbody id='THrrW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THrrWn'></u><kbd id='THrrWn'><kbd id='THrrWn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THrrWn'><strong id='THrrWn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THrrWn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THrrWn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THrrWn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THrrWn'><em id='THrrWn'></em><td id='THrrWn'><div id='THrrW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HrrWn'><big id='THrrWn'><big id='THrrWn'></big><legend id='THrrW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THrrWn'><div id='THrrWn'><ins id='THrrWn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THrrWn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THrrWn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THrrWn'><q id='THrrWn'><noscript id='THrrWn'></noscript><dt id='THrrWn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THrrWn'><i id='THrrWn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慈竹和风 绿竹猗猗

                中国彩票365 /2019-12-11来源:中国绿色时报
                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,盛事连连。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“竹之眼”全由竹子搭建,荟萃了全球3000多个竹产品,叹为观止。徜徉其间,领略着现代艺术与自然结合之美,感受着竹子的精气神。搞竹子研究的应该都知道,“初唐四杰”之首王勃曾游历巴山蜀水,倾情于河溪驳岸、村寨田野之青葱翠茂的慈竹,作文《慈竹赋》。
                  推荐词
                  山之麓,峭崖边,坡岭间,江溪缘,慈竹处处。吃穿住行用,生老病死间;民用建筑,水土保持,园艺园林,都有其自善自美的形象,蕴传于华夏文明。
                  树木档案
                  在我国竹之家族,如果用 “资源储量、分布地域、实际用途……”加和,除毛竹(南竹)之外,可能就数慈竹了。慈竹为簕竹属里种加词emeiensis (“峨眉”拉丁化)之种及其近缘,民间还有钓鱼慈、甜慈、酒米慈、茨竹、丛竹、吊竹、绵竹、业竹之称呼。在中国南方,特别是西南,慈竹的竹林、竹景、竹秆、竹蔸、竹纸、竹沥、竹编……哪人不晓?谁人不知!

    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      有竹猗猗 生于高陂
                  中华大地,大凡有“陂”,皆为肥沃富庶之土,古有“无陂不成镇”之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两广、湖南、湖北、陕西等地多有“陂”地。有山坡、池塘的“陂”往往也是慈竹生长良好的地段,“山上清泉山下渠,村村竹树自扶疏”,说的就是慈竹。
                  慈竹因喜好肥沃、深厚、疏松、湿润的土壤,常常植于山麓坡角、溪壑池塘、房前屋后,是蜀地最常见的竹种,在川渝、云贵、湘鄂等地适宜生长。随着20世纪50年代我国“南竹北移”,慈竹逐渐北扩,近至淮河渭河流域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山上清泉山下渠,村村竹树自扶疏。 王道云摄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生必向内 示不离本
                  慈竹竹丛中,新篁旧秆高低相倚,老少相依,更名慈孝竹。林学学子知道,根据竹类植物地下茎的形态特征,可分为单轴、合轴、复轴3种类型。慈竹,其地下茎不能在土壤中长距离蔓延,新竹出土一般都靠近老秆,形成密集丛生的模样,称为“丛生竹”。一丛慈竹可着竹数十秆,根窠盘结,生死不离,固守本原。
                  根据竹茎木质化程度的不同,竹子有木本竹和草本竹两大类。我国缺少草本竹,国人往往不详其实。
                  竹学专家说,“非草非木”的竹子与水稻、玉米、小麦一样,同属于禾本科的植物,其全部囊括在竹亚科之中,全球已知竹子物种超过了1700个。
                  慈竹家族中,已经找到许多品种兄弟姐妹:金丝慈竹、黑笋慈竹、琴丝慈竹、蛇头慈竹、龙头慈竹、佛肚慈竹、牛腿慈竹……还有我国竹子第一个国审良种“四川6号”。随着竹业的不断发展、科学研究的日益深入,更多的个性变异可能被发现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慈竹瀑布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母子钩带 闺门悌友
                  歇后语说得好“竹篮里装竹笋——母子情深”,从小就受教育。
                  浩浩荡荡的慈竹“宗生族茂,天长地久,万柢争盘,千株竞纠”,世代母子相依,兄友相爱,懂得群丛恪守的谦卑,绝不孤秀一枝绿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莫非儒家文化核心的“仁以处人,有序和谐”,与彰显共生的慈竹不谋而合?!
                  川渝贵一带,门联“慈竹和风”寓意生活美满;“慈竹临风空有影,晚萱经雨不留芳”,则是用来怀念母亲的对联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竹编 渔翁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抽劲垂霜 严青负雪
                  “泥土里,收集拼搏的语言;
                  憋不住,给大地开一个眼;
                  冒尖了,既虚心又委婉,
                  做一次总结,继续向上伸展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朵绿色的云,
                  和太阳把理想畅谈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风过竹林,叮叮当当响成一片,珠落玉盘之声不绝于耳。暴雪弥空,时闻雪压翠竹的爆裂声。举头望劲竹,见群竹躬身,亲吻大地,是缅怀幼笋韶华?是感激水土滋润?……琼林漫游,聆听竹与雪心弦的律动,有孤独凄美的低吟,有铁马冰河的狂飙骤起,有雪崩如山升腾起的惊涛骇浪,从这摄人心魄的轰鸣中,读到的是生命的伟大和永恒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品着竹叶青香茗,读着竹子诗文……隆冬里,暖暖如煦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竹龙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贞不自炫 用不见疑
                  据曾任国际竹藤组织(INBAR)副总干事的朱肇华老先生考证,1万年以前,长江流域的人们就开始种植和利用竹子,其中包括大量的慈竹,夏可避暑,冬可御寒。君瞰长江首城宜宾的三江两岸,一下飞机除了满鼻的酱香外,就是竹影翠绿,摇曳风中,山川碧映,水墨画般浓郁。
                  先不说李冰父子采用民间智慧,利用慈竹篾条编织的竹笼造就的伟大水利工程。科学研究还证明,慈竹林枝叶浓密,截留降水作用良好;根茎盘根错节,多空隙结构,持水固土透气性能俱佳。慈竹作为水源涵养林的功能甚至优于诸多针叶林。
                  四川自贡,自古就利用慈竹送盐。“竹管用竹条包裹,再用麻布卷在竹条的外面,涂上油灰,使它们渗透在连接处,使竹管与竹管之间连接紧密,每根管子都能达到数千步之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竹编 苦乐清凉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慈竹韧,易启篾。早年伴随着一代代幼孩成长的背篼,贴肤之亲永生难忘。还有慈竹制成的筲箕、簸、筛、笠……民间生计不可或缺。
                  四川眉山一带,竹编工艺精湛,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青神等地已经形成平面、立体和套绘等多种竹编体系,有3000多个产品。竹编大师陈云华谈及创作经时常说,经过选竹、锯竹、刮青、去黄、分层、晾晒、刮薄、三防、染色、开丝、编织、整理、装裱等10余道工序,最后才能让一根根细如发丝的竹丝,变为一幅薄如蝉翼的作品。匠心不常。(张艳妮 郭起荣)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简介
                  张艳妮  南京林业大学林学本科生
                  郭起荣  南京林业大学教授,主要从事林木种质资源教学